第六百六十二章 《帝·辛》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 进入下一章。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由恋上你看书网(m.ddsday.com)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大人,宫中有侍卫传令,让您立刻进宫一趟。”
书房外,府内老管家的嗓音带着几分疲倦与惶恐,这位在大史府做差十数年的老汉,明显察觉到了今夜的不同寻常。
书房门打开,李长寿缓步走了出来。
这具纸道人身着暗红宽袍,苍白的长发束起鹤冠,还是那般精神矍铄,一如多年前刚入住此地那般从容,且精力旺盛。
李长寿在袖中摸出一封信,递到了这老管家手中,笑道:
“今夜我去王宫后,你就锁上大门,让府内的兵卫不要随意外出,有人来问你就说我已去王宫之中。
等明日各处安稳了,你将这封信打开,里面有打开我书房柜子的办法,里面的钱财,你就给府内的人分了吧。
也算是你我一场缘法。”
那老管家握着信封的手有些颤抖,“大人,您这是……现在城内风言风语传的厉害,前几日都在说大王病重,您、您可别出什么事!”
“并非出事,而是该离开了,”李长寿抬手拍拍老管家的肩头,“莫要多想。”
言罢,李长寿脚下生出一缕烟雾,将自身缓缓托起半丈,身形一转直接出现在前院无人处,不急不缓地走向门庭。
那管家张张嘴,却只是低头对着李长寿纸道人的背影跪伏了下去,在夜色中留下一声轻叹,似是在感激这些年的关照。
李长寿出得府门,大队甲士一拥而上将府门围了起来,一名中年将领向前抱拳、低头,高声呼喊:
“大人,大宰请您即刻入宫,末将已为您备好马车。”
“不是牛车啊?”李长寿皱了皱眉,老气横秋地道一句:“我这老胳膊老腿,也不知能不能受得住颠簸。”
那将军尴尬一笑,低声道:“事态紧急,还请您迁就一下,若是颠了您,末将砍了那赶车的脑袋!”
正牵马车过来的两名兵卫禁不住哆嗦了下。
“不至于,不至于。”
李长寿摆摆手,一个健步迈上车架,把旁边一群甲士看得眼都直了。
这要是放李长寿蓝星老家,旁边这群年轻人估计要齐声称颂:
【卧槽,这老大爷,哎哟哟,卧槽……】
放南洲俗世也就只能一句:这老大人,身子骨当真硬朗。
车辕咕噜噜地转动,李长寿坐在马车中摇摇晃晃,一路朝王宫疾驰而去。
同一时刻,大王宫周围的众大臣府邸外,一辆辆牛车、马车在兵卫的护持下赶赴王宫。
此前数日,朝歌城内风声鹤唳。
老王的身体每况愈下,此时已近乎油尽灯枯;三位王子在王宫内守候,朝政暂由大宰执掌。
此时大宰深夜召集众大臣,无外乎一件事。
王已经不行了。
李长寿却知,帝乙在两个时辰前已死去,朝歌城上空曾有人皇气运显化的苍龙现行,随后自行散去。
此时用望气之法观察朝歌城,能见朝歌城上空云蒸霞蔚,一片紫红色的云雾不断翻涌。
那正是尚未重聚的人皇气运,代表着此时人皇之位悬而未决。
虽子受是嗣子,但王宫中必然出现了变故,不然不至于拖延两个时辰。
凡俗、王位、贪欲、私心……
这一夜,当真适合玉鼎师兄来此地悟道。
不多时……
“大史大人,已到了。”
“嗯,”李长寿应了声,掀开车帘,被兵卫扶下车架。
周遭,一架架车马横七竖八地停放着,一位位老臣被接连搀扶下来,快步赶向大王寝宫。
那些急促的脚步声,宛若雨扫芭蕉,又似败军乱涌。
李长寿混在老臣群中,不断有人凑过来想说句话,都被他用手势制止。
很快,这批大臣便赶到了寝宫前。
此地已聚了上百名文臣武将,但有资格进去者少之又少。
“大史大人!”
有老臣高呼一声,前方围着的众大臣努力让出一条路,李长寿疾步前行,皱眉进了虚掩的宫门。
一股浓郁的药味扑面而来。
宫殿内有些阴暗,似乎是为了刻意凸显此时压抑的氛围。
向前走,朝中十数位文武大臣聚在大殿正中的床榻前,李长寿定睛看去,竟都是些封神榜上有名、自己小本本上暗戳戳记下之人。
比干,年富力强,有七窍玲珑心,掌大商刑罚。
杜元铣,司天监大臣,研究天文星象,知晓节气变化,定大商每年耕种之月份。
梅伯,谏言大夫,主如何与大王怄气。
商容,外尹,本是主内务大臣,与大宰分管内外,但因商君忌讳,此时只是虚职。
还有初现老态之闻仲,王子少师,辅佐王子……
等等。
李长寿暗中计算,却发现那本有资格入内的黄飞虎,此刻却不在殿内。
在这些大臣之前,便是跪在床边的三位王子,各自低头不语。
子受是嫡长子,跪在最前,身后两个中年文士,便是他的大哥和二哥,微子启、微仲衍。
李长寿的脚步声,引来道道目光注视,微子启与微仲衍都对他投来善意的目光。
唯独子受,只是跪伏在床前,丝毫不动。
那白发苍苍的大宰快步迎来,低声道:“大史,你总算来了,大王已是升仙而去,还请你写下史言,流传后世。”
李长寿虚弱地咳嗦两声,自袖中拿出一方华美的布帛。
“写好了。”
“写!”大宰瞪了眼李长寿,几位老臣皱眉看了过来。
李长寿低声道:“万无一失,有备无患。”
那大宰将布帛打开,靠去侧旁灯台,仔细读了一遍,而后缓缓点头。
“既如此,老臣就去对众大臣宣告大王升仙之事,还请三位王子勿忘执礼。”
言罢,大宰端着布帛,命宫人打开宫门,用一种独有的强调,高声呼喊:
“大王!崩!”
殿外众臣齐齐安静了下来,床边子受哽咽高呼:
“父王!”
微子启、微仲衍齐声高呼,比干低头垂泪,众大臣尽皆躬身呜咽,大殿角落中传来女眷痛哭声。
哭声自大王寝宫朝各处蔓延,不多时王宫内尽是呜咽之声。
这是礼,须得尊,不哭那是要治罪的。
一个时辰后,哭声息止。
大宰高声呼喊,命女祭向前祈祷诵经,此过程要持续一日一夜。
随之,大宰便道:
“还请三位王子与各位大臣,移步王殿。
商不可一日无王,大王最后的旨意已在老臣手中,各位方才也是亲眼见证。
一切,以此旨为定!”
李长寿不由心底暗笑。
帝乙咽气是在自己来此地时的两个时辰前,这道旨意是自己来此地时的一个半时辰前。
当时帝乙像是回光返照,其实不过是一些法术把戏罢了。
天庭定下的规则,是不可动人皇,而帝乙咽气时人皇气运已崩,不过一具尸身。
这把戏看似浅薄,却相当有用。
三位王子起身,各自低头后退,一声不响朝殿外而去,众老臣在后跟随。
闻仲趁机到了李长寿身侧,略有些欲言又止,最后只是轻声一叹,并未多说什么。
很快,刚才还在痛哭的臣子如潮水般退去,整个大殿仅剩几名女祭开始蹦蹦跳跳,颇显寂寥。
一代天子一代臣,人走茶凉,不外如是。
半个时辰后,大王殿中。
空荡荡的王座前,大宰将手中布帛缓缓摊开,那有些气短的朗读声,开始在殿内来回飘荡。
下方三位王子呈品字站立,子受居于前,低头听宣。
微子启与微仲衍站在靠后位置,二人对视一眼,嘴角笑容颇有深意。
就听大宰道:
“寡人一生,虽征战外方、扩国之疆土,俘敌百万众,扬先祖之威,然无功有过。
大商而今,内忧难解,外患重重。
寡人慎思虑,犹觉子受年幼,过于锋芒,王位若传之他手,恐精进不足,国分崩离析。
子启为长子,治学上进,谦逊待人,可托付王位。”
大宰声音一顿,低头看向下方三位王子。
大殿内落针可闻,一股难言的压抑感,让不少文臣武将屏住呼吸。
大宰沉声道:“子受王子,可有异议?”
子受默然不语,却挺直腰杆,闭上双眼。
微子启略微皱眉,一旁微仲衍却长叹一声,缓声道:“没想到,父王会在最后的时刻改变主意。
子启兄长相对我与子受,确实更为沉稳,有国君之风度。”
正此时,一名身形魁梧的将领自武将阵列迈步而出,高声道:
“敢问大宰!大王的这道旨意是何时定的,末将为何未听闻过?”
又有武将道:“这旨意当真是大王所写?自今日之前,大王对子受王子都是赞不绝口,为何会突然更改嗣子人选。”
“鲁雄将军!”
有文臣怒斥:“你在教大王做事?!”
那名为鲁雄的武将骂道:“末将对大王忠心耿耿,日月可鉴!只是此事着实蹊跷,须得问明查清!”
“鲁雄将军,”那大宰叹道,“此前大王弥留之际,命我等打开枕边密匣,从其中拿出了这道旨意。
此事,六卿之中有五位曾见,两位王叔也亲眼所见。”
文臣之首的比干缓缓点头,大臣阵列侧旁、本身没什么具体职位的胥余,也是慢慢点头。
众武将大多皱眉有所不解,半数文臣却是目中带着淡淡的笑意。
李长寿在侧旁静静看着,他其实也想知道,子受会用什么样的方式登临王位,是否会在今夜,露出他残暴不仁的一面。
还挺期待。
“三弟。”
微子启开口呼唤,叹道:“莫要因此事伤心,此王位当你我三兄弟共享之。”
子受全然不语,静静站在那,背影却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威严。
这并非修行道境产生的威压,而是纯粹的威严。
如山岳、如苍穹、如四海碧波!
“三弟,”微仲衍向前踏出半步,正色道:“群臣之前,莫要让长兄难堪,为兄知道你不舍王位,但这也是父王的旨意……”
“闹够了吗?”
子受低声喃喃,让微仲衍略有些不解。
微仲衍正要继续开口,子受却淡然道:“群臣退避,不退者斩。”
“这……”
“王子,你如何发号施令?”
“我等具为先王任命之臣,为何不可在此?”
锵!
锵锵!
武将阵列,大批将领竟在腿甲之中拔出短剑,持剑逼向侧旁众文臣,杀气腾腾。
众臣连忙后退,子受又道:“此前曾在我父王床前的各位留下。”
那微子启振臂高呼:
“且慢!你们要反了不成!”
众将不答,只是驱赶文臣,与文臣一同出了大殿,将殿门紧紧关闭。
哐!
那微子启面色涨红,转身怒视子受。
“子受!你莫非连父王的旨意都不尊了?!”
子受此刻已是转过身来,有些冰冷的双眸凝视着自己兄长,让后者下意识后退半步,精美的袍子都有了褶皱。
“那是不是父王的旨意,你我心知肚明。
我一直敬你为兄长,但你竟用父王尸身做这般谋算!
当真我不知那方外之士的异术?”
那大宰忙道:“三王子……”
“闭嘴!”
子受扭头怒视,殿外恰好有雷霆闪耀,竟吓的那大宰抬手捂住胸口,几乎要昏阙过去。
正此时,殿外传来阵阵衣甲摩擦的声响,似有大批甲士蜂拥而来。
那微子启底气顿时足了些,昂首挺胸,手指子受:
“三弟,你莫要自持勇武,就可吓住为兄与诸位大臣!这朝歌城,今夜由不得你做主!”
“是吗?”
子受嘴角撇了下,走向高台王座,又在台阶上转过身来,自顾自地坐在台阶中央,目中带着几分怜悯。
“长兄……大哥,这么多年,你似乎一直没发现一件事。
自我年幼时,你与你的亲家翁就用各种手段针对于我,投毒、暗杀、意外,无所不用其极,我可曾有一次命危?”
微子启面色阴沉了下来,冷然道:“此事为兄并不知情。”
子受身形向后歪着,手肘撑在台阶上,目中带着几分嘲讽。
他缓声道:
“为了今夜,你花费了三年的功夫,暗中收服了城中卫军统帅、王宫亲卫十二位将领,为此丑态百出,许诺越扔越大。
你今夜成为王,就会再多十数方国。
大哥,你可曾想过,我商国弊病为何。”
微子启淡然道:“商国弊病,在奴在侯。”
“曾经我也曾这般想,但如今不会了。
商国弊病,在于你、我、父王,都站在这座冰山上,却想将冰山融成活水,最先掉下去的,便是你我。”
子受抬手捏了捏鼻梁,“曾经我也以为,只有我看出了咱们商国的病痛。
直到与大史夜谈了一次,才知,我并非是历代王子中最聪明的。
大家都能看到这些病痛,也定有不少人想去革新,最后却只是头破血流。
为何?
商有八百诸侯,然,商才是最大的诸侯,当大商老了、衰弱了,总有雄心勃勃者站出来。
商真正的弊病,在于……
王,不够王。”
轰隆隆——
殿外雷霆闪耀,随后有大雨倾盆而下。
伴随着雷声,宫门方向突然传来了杀喊声。
微子启面色一变,快步朝宫门走出十数步,却又立刻停下,转身怒视台阶上的子受。
“三弟,你都做了何事!”
“清理叛军。”
子受淡定地回答着,略微摇头,淡然道:“你只知谋算,想拖住飞虎,却不知飞虎早做准备,暗自修了自城门到宫门的地道。
你所收编的那些亲卫将领中,有半数是我的人。”
微子启双目瞪圆,骂道:“你、你!你算计为兄!”
“我本不愿内争,但大哥你做得太过。”
子受道:“少师拿父王旨意,给大宰过目吧。”
“是!”
闻仲中气十足地答应一声,快步向前,将手中一张布帛卷轴放到大宰手中,抬手轻轻拍了下大宰的手背。
大宰呼吸都有些紊乱,颤巍巍地将布帛打开,尽力诵读:
“寡、寡人自知时日无多,若归去,以子受为王,尔等全力辅佐,护我大商山河。
将寡人葬于先祖侧旁,不可大丧。”
微仲衍低声道:“就这些?”
“就这些……”
大宰低头看着布帛上的寥寥字迹,“确实,就这些,且是大王的亲笔。”
微仲衍面色顿时有些苍白。
此刻,殿外杀喊声已是停歇,宫门打开一条缝隙,一道人影窜了进来,身着金色铠甲,浑身尽被雨水打湿,面容威武、气息绵长。
正是黄滚之子黄飞虎!
黄飞虎直接单膝跪地,抱剑禀告:“大王!叛军已清剿!”
微子启低声道:“不、不可能!我有甲士十万!”
子受道:“飞虎,今夜敌军几何?”
黄飞虎定声道:“不过数千散兵游勇聚集宫门处,与亲卫大军里应外合,易如反掌。”
“不对,你们骗我!”
微子启面色惨白,扯着嗓子怒吼:“来人!来人!”
宫门之外静悄悄的,仿佛连群臣的呼吸都被隐去。
叮铃声响起,却是微子启无力地瘫倒在地。
子受不再多言,转过身,仰头看着台阶尽头的王座,提起长袍下摆,拾级而上。
步伐沉稳,目光坚定。
‘今日起,大商之荣,先祖基业,由寡人背负。
大商之弊,养虎之危,由寡人革新。
八百诸侯不臣者,逐一覆灭。
五湖四海不贡者,雷霆清扫。
寡人不信天命!’
王座前,子受豁然转身,宫门大开,文臣武将低头快步入内,殿内原本留下的十数名大臣沉默不言语。
不多时,比干居于文臣之首,黄飞虎居于武将之前。
子受抬起双手,缓缓坐入王座。
朝歌城上方,那紫红色的氤氲气息中,有金光绽放,而后一条金色苍龙冲天而起,迅速吸纳大商国运,对着天宫无声怒吼。
‘寡人,即是天命!’..

恋上你看书网(m.ddsday.com)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m.ddsday.com

恋上你看书网(恋上你看书网)的最新网址: http://www.ddsday.com/ 域名非常好记。第一时间阅读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的最新章节
您可以在阅读中使用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按“回车键[←Enter]”直接返回章节目录.返回顶部

喜欢看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也喜欢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