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七章 龙吉拜师!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 进入下一章。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由恋上你看书网(m.ddsday.com)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要说这次瑶池仙宴,让李长寿感触最深的,就是老君的那声赞扬。
    但李长寿印象最深的,并非后面赶来的姮娥仙子那倾倒天庭的绝美舞姿,也非灵珠子和玉兔颇为精彩的刀剑舞,而是……
    公明给的这份贺礼。
    当时,嫦娥歌舞欢乐,宴上氛围正浓,灵珠子和玉兔尚未登场;
    赵公明匆匆赶来,身上的战甲并非平日里那件,打内穿的内襟还有几分血腥气息残留。
    若非这大爷见到李长寿,表情是微微挑眉、咧嘴轻笑,李长寿还以为发生了什么恶事。
    赵公明刚要绕过起舞的嫦娥向前,突然感受到此地有一股不同寻常的道韵,抬头一看,顿时哆嗦了几下。
    来的太急,竟没注意到老君竟在此!
    赵公明赶紧绕去高台侧旁行礼,又顺势对玉帝和王母做了个道揖,这才低头走到李长寿身侧,在周遭仙神的注视中,坐在李长寿身侧,止不住的露出几分微笑。
    “长庚,老哥给你搞了个大宝贝!”
    李长寿:……
    这口吻,这姿态,像极了上辈子那些摆地摊卖一些‘装满了学习资料小优盘’的江湖中人。
    赵公明在袖中摸出一块两尺长的黑棍,放在李长寿面前。
    这黑棍此时被赵公明封禁,看似轻若无物,就如烧焦的木炭,但略微感应,其内竟蕴含了一缕缕玄妙至简的气息,又有淡淡的威压。
    李长寿只是盯着此物看了几眼,道心一角就泛起了几幅画面……窥见无尽生灵于血海之中不断翻涌,天地间有无数生魂被一杆长枪撕碎!
    此时再看,这黑棍就宛若一座雄山之脊,被大神通凝练成了两尺长短。
    这似曾相识的气息……
    如此浓郁的杀伐之力……
    侧旁,那见多识广、守口如瓶、人教认证记名弟子度厄真人,已是讶然道:
    “这莫非是杀伐至宝,混沌青莲根茎所化戮神枪……之残片?”
    【论捧哏对缓解尴尬气氛的重要性。】
    “不错,”赵公明扶须轻笑,又想起什么,有些心虚地看了眼李长寿身旁的二妹。
    见云霄面容如常,赵公明这才心神大定。
    宁被师尊百顿削,不惹二妹三分怒。
    就听赵大爷笑道:“为了今日这贺礼,老哥我……咳,贫道也是煞费苦心。
    本是想送些灵宝、宝材,又觉得长庚并不缺这些,想着贫道与长庚相交最久,交情最深,总不能敷衍了事。
    贫道左思右想,突然想到,上次那修罗古城除魔,长庚你的爱将金鹏元帅,得了一把戮神枪碎片重新炼制成的长枪。
    贫道灵光一闪,想起一则上古传闻,便驾着定海神珠破开乾坤,全力赶去了那三千世界边缘,一路风驰电掣,寻到天地边缘的一处密地,打杀了数百只魔虫,寻到了这半块戮神枪残片。
    稍后长庚你将这残片融入那杆小戮神枪中,定能使其威能提升!”
    话语落下,赵公明淡定的笑了笑。
    这礼,难在找寻这宝物之不易,也难在短时间内取回来,贵在这份真心考量李长寿需要什么的心意上。
    周遭仙神齐齐赞叹,看着那快两尺长的残片,又说起了当年道祖与魔祖的大战。
    戮神枪残片自是重宝,但要分落在谁手中。
    若是落在寻常大罗手中,将其炼化都是千难万难,便是单独将一块残片炼化,也不过是打造一把锋锐的先天灵宝。
    但有金鹏上次夺来的长枪,这杆残片就显得异常珍贵,说不定能造出一把极品先天灵宝!
    就算不及原本的戮神枪,能有个两三成威能,也是了不得的宝物。
    李长寿如何能不印象深刻?
    不过……
    后土娘娘让阎君送来九滴祖巫精血,赵大爷又送来戮神枪残片……
    几个意思?
    让他一个天庭文臣,专注修行八九玄功?
    未来遇到什么强敌,天庭武将溃不成军了,他顶着这幅老神仙皮驾云慢悠悠冲出去,漫天强敌面前,突然撕开长袍,露出一身金光闪闪锁子甲,背后飘起玄色宝旗,头顶玄黄塔、左手反握乾坤尺,一步迈出,白发飘舞间、浑身肌肉狂暴的鼓起,张嘴怒吼一声:
    ‘枪来!’
    这画面,很天庭。
    李长寿拱手道:“多谢师兄!”
    “哎,你我客套什么?”
    赵公明扶须笑眯了眼,又在袖中取出了一只宝囊,言道:“顺手,贫道杀了一头大罗境的魔物,刚好用来炼丹制药。”
    李长寿笑道:“够了,够了,师兄你这厚礼当真够了,我都不知以后该如何还礼。”
    “瞎客气!”
    赵公明哈哈大笑两声,心情颇为舒畅,“老哥去找地方歇息,你忙你的就是。
    二妹,我去那边坐了。”
    “大哥辛苦了,”云霄柔声道了句,让赵公明挺胸抬头,心神大定!
    东木公立刻从侧旁凑了过来,引着赵公明去截教仙的区域入座。
    李长寿特意招来金翅大鹏,让他拿出那杆小戮神枪,又将此物递了过去,叮嘱金翅大鹏收好,稍后再想办法使之融为一体。
    ——这里的‘办法’,专指兜率宫。
    待收礼收的差不多了,其后的流程也就变得无波无澜。
    灵珠子与玉兔献刀剑之舞,虽精彩纷呈,却让人印象浅浅;
    只因稍后有姮娥仙子出场,一舞惊了三界,彻底尊定三界第一美人的名声,将天庭威望抬升了一个台阶。
    一位姮娥仙子,一名超级天兵,也算是当前天庭的核心竞争力……
    李长寿特意观察了下,几位远古大能见到姮娥时的表情,发现只有镇元大仙若有所思状,在姮娥舞罢退场时,又似欲言又止。
    看来,镇元子大仙那边,应该也有关于‘浪前辈’的线索。
    可惜李长寿对此,并不算感兴趣。
    探究浪前辈往事的唯一价值,就是摸索天道剧本可更改的‘上限’,当年浪前辈无论是想以力证道,又或是想逆转什么大事,必然是过了界才被抹杀。
    但摸索天道的‘弹性区间’,并非只有这一个办法。
    稳妥起见,李长寿想去尽量避开有关‘浪前辈’之事,做好自己的太白金星,规划好退休流程……
    话说回来,继位的第一天就想退休之事,自己也是没谁了。
    待姮娥献舞之后,又过半个时辰,乐声突然变得大气磅礴,各处也飘起了浅粉色的花瓣。
    众瑶池仙子在天边驾云列阵,一名面容俏丽、身段纤秀的女仙,自瑶池深处缓缓飞来。
    她身着盛装,打内是冰云蚕丝做成的抹胸短衫,打外则是绣着数十只灵鸟的华美长裙,长裙后摆拖在云雾之中,让她向前飘飞时异常亮眼。
    自是龙吉。
    此时,龙吉梳起复杂的双髻,额头点了金色的花钿,俏脸抹上淡淡的腮红,长长的睫毛也仔细修过,眉角纤细、双耳灵伶。
    此时她在众仙瞩目下缓步向前,于玉帝王母高台前跪伏行礼,口称:
    “孩儿拜见父亲、母亲。”
    玉帝面露微笑,淡定地看了眼四周,神态中不无嘚瑟……咳,得色。
    此时却是王母开口:“我儿起身。”
    “谢父亲,谢母亲。”
    龙吉柔声应着,款款起身。
    李长寿在旁老气横秋地晃了晃头,笑道:“一转眼,龙吉殿下已是亭亭玉立……
    月老?”
    正在同侧靠后位置的月老突然被点名,立刻站起身来,对李长寿躬身行礼,忙道:“在这。”
    李长寿笑道:“你可要守好你的姻缘殿,莫要让人偷偷溜进去,给龙吉殿下牵了红绳。
    龙吉殿下乃陛下与娘娘的掌上明珠,虽陛下秉公无私,未让殿下入天庭正神之列,但龙吉殿下的姻缘绝非小事。”
    月老额头沁出几滴冷汗,实在不知太白长庚这般话是什么意思,只得赶紧低头答应,连说绝不会有这般情形。
    如此,也就断了一条,龙吉今后被人算计的路径。
    月老入座后,龙吉俏脸泛红,轻声道:
    “母亲,孩儿一直追随太白老师学谋略之事,也算是老师半个弟子,今日想为老师奉一杯茶,感谢老师一直以来的教导。”
    李长寿:说起这事,就不得不提那三大箱功课……
    王母看向李长寿,刚要开口,李长寿却已站起身来,对王母拱拱手,主动道:
    “娘娘,我对龙吉也颇为喜爱,不知龙吉可愿正式拜我为师?”
    既然之前说了要收徒,此时就不必让王母亲自开口相求,倒不如主动一点。
    龙吉大喜,忘了如何答应,赶紧在那点头。
    王母笑道:“多谢太白星君偏爱。”
    李长寿拱手行礼,又走去高台侧旁,对老君做道揖,朗声道:
    “老君,天庭龙吉公主天生聪慧、品性良善,好学上进、谦逊有礼,弟子有意收她做大弟子,为人教门徒。”
    “善。”
    老君轻轻颔首,袖中飞出三道流光,落在李长寿面前,化作三件宝物。
    一缕缕道韵自这三件宝物上散出,众仙心底顿时泛起些许明悟,知了这三件宝物是何等贵重。
    老君出手,必然非凡。
    那张手帕大小的青蓝小网,其名雾露乾坤网,张开可倾覆万里,为水行先天灵宝,专克各类真火。
    那只造型华丽的冰蓝色宝瓶,其名四海瓶,同样是先天灵宝,专克火系法宝,可倒出漫天大水。
    还有一把半尺长的神针,其名乾坤针,后天极品灵宝,可破开乾坤短瞬挪移,也可做暗中偷袭伤人之宝物。
    这三件宝物都是老君炼制,其威能远超同品阶宝物,也是洪荒在‘炼器’一道的顶点。
    自然,洪荒真正顶级的重宝,除却玄黄塔这般是太清圣人成圣功德强行提升的之外,绝大多数都是先天凝成。
    炼器之道,始终受了天道限制。
    当下,李长寿带着三件宝物走了回来,对龙吉含笑问道:
    “龙吉,你可愿拜贫道为师?入太清道承,修无为大道?”
    龙吉立刻跪地行了拜师礼,忙道:
    “龙吉愿追随老师,弟子拜见师父!”
    “哈哈哈哈!”
    玉帝在高台之上大笑几声,朗声道:“多谢老君成全!
    我儿龙吉,今后你当尊师命、重师礼,好生修行太清大道,莫要给太清道承蒙羞。”
    龙吉起身应道:“孩儿定不会让父亲与师父失望。”
    李长寿将三件宝物放在龙吉手中,催促道:“还不收起宝物,去拜见老君与大法师。”
    “是!”
    龙吉也不敢看宝物具体为何,端在手中,起身到了老君前方;
    她刚要跪拜,却发现面前云雾在阻自己跪下去,当下明白这是何意,只是深深做了个道揖。
    随后,龙吉赶去大法师面前,恭恭敬敬地行礼,娇声喊着:
    “大师伯。”
    “嗯,不错,不错。”
    大法师正襟危坐,也没应付这般场面的经验,但他顺势,将原本给李长寿准备却没用上的几件灵宝拿了出来,算是给了见面礼。
    不过转眼,龙吉抱着三件先天灵宝、两件后天极品灵宝,走回了李长寿面前。
    这一幕,看得不少仙神颇为羡慕,截教仙们也是一阵感慨。
    弟子少了,宝物当真富裕!
    李长寿温声道:“过几日你再来寻为师,为师传你太清道法。
    你今后为我大弟子,当谨记太清无为这四个字,少惹因果、多寻本真,在外多行善事,惩强扶弱。”
    龙吉欠身行礼,正色道:“弟子谨遵师父教诲。”
    随后,龙吉看向云霄,不知该不该喊声师娘。
    云霄此刻……竟莫名有些紧张。
    李长寿又道:“且去吧,记得与阐教太乙师兄的弟子多走动。”
    “是,”龙吉顿时明了,低头行礼,在侧旁退走。
    能看出,龙吉成李长寿大弟子,玉帝心情无比舒畅。
    当下,玉帝端起酒樽,众仙齐齐迎合,又十多位月宫嫦娥入场起舞。
    各仙神起了谈兴,老君又是不知何时离开,瑶池之中欢声笑语不停。
    于是,三日后。
    ……
    曲终舞散,人去殿空。
    天将收拾走矮桌杯盘,太白殿再次恢复空旷。
    大殿正中堆满了各类宝物,都是李长寿之前收的贺礼,贵重的自然都已收了起来,摆这里的都是些宝材宝物,在这堆着也显喜庆。
    因料定了玉帝的化身要来,李长寿提前支走了金翅大鹏鸟他们,在殿内熟悉着各处阵法布置,欣赏着自己这个新府邸。
    大是大,宽敞也宽敞,但就是……太单一了。
    就这么一个大殿杵在这,没个书房、没个厢房,以后自己住哪、金鹏他们在哪落脚?灵珠子跟玉兔在哪愉快的玩耍?
    李长寿想了想,决定稍后魔改一下殿内的布置,用阵法做划分,搞个娱乐用的连环阵。
    可惜了,地府的鬼殿不能搬上来,不然闲着没事修行、算计、吓吓兔,也是挺不错的权神小日子。
    盯——
    感受到殿门处传来的目光,李长寿笑道:“进来就是,此地也没旁人。”
    殿门处,正扒着门框朝内观望的金甲女战神,闻言轻轻眨眼,闪身进了太白殿。
    李长寿开启了大殿周围的隔绝大阵,看着眼前缓步而来的女天将。
    她还是那般,面容甚美——身姿窈窕,贴身的战甲有一种别样的风情,身段无法增减分毫,一切妙之毫巅。
    最美自然天成,迷人只因刚好。
    走到十丈之外,她停下步伐,注视着面前的老神仙。
    李长寿摇身一变,化作了一副青年面容,虽未显露真容,但这般也显得顺眼些。
    “玄雅,稍后可要搬来此地?”
    “我在原本的府邸住着就好,”有琴玄雅轻声道了句,嘴角绽出笑意,美目中满是感慨,“恭喜师兄升任太白金星。”
    李长寿笑道:“这没什么值得恭喜的。”
    言罢,他手中拂尘轻点,摆了两张椅子在身前,邀请道:“你我许久未好好聊过了,近来可安好?”
    “一切都好。”
    有琴玄雅并未上前,双手有些无处安放,避开李长寿的目光,轻声道:
    “近来一直在征伐妖族……都是些不成器的妖族,并未遭遇高手。
    多谢师兄安排我来天庭效力,在这里,玄雅能感觉到确实在做一些力所能及之事,为正道付出自己一份努力。
    原本修行总觉得少了几分意义,如今却是寻到了。”
    “那就好,”李长寿叹了声,“莫要给自己太多压力,你此时已做的十分不错。”
    “我会继续做下去。”
    有琴玄雅轻轻咬了下嘴唇,目光没了犹豫,满是坚定,注视着李长寿的眼眸。
    这份坚定,让李长寿都有些……不好意思。
    她道:“我知师兄心中念着三界众生,知师兄想让天地清明,建立起能够守护弱者、限制强者的秩序。
    玄雅并非修道奇才,也没什么太出众的本事,更是追不上师兄的步伐。
    但我会一直向前追着师兄……嗯,哪怕只能看到师兄的背影!
    玄雅说多了,师兄勿怪。
    一部兵将还在天门等我,我先……先过去了。”
    李长寿刚想出声挽留,纠正下有琴玄雅这有些‘过正’的思想,但大殿之外,魏深末将军的身影已是缓缓飞来。
    略微一犹豫,有琴玄雅转身要走,李长寿在后喊了一声:
    “玄雅!”
    她闻声扭头,一道仙光照在她俏脸上,肌肤竟是那般细腻。
    李长寿扔过来一只宝囊,其内满是疗伤救命的灵丹,被有琴玄雅稳稳的接住。
    “护好自身,”李长寿笑道,“小命才是一切的基础。”
    “嗯!”
    有琴玄雅郑重地点点头,将宝囊握在手中,向外踏步而行。
    快要走到殿门时,她又将宝囊捧在胸口,目中露出几分欢喜,连擦肩而过的魏深末都未曾注意。
    魏深末看看殿中,又看看有琴玄雅那驾云飞走的背影,眼前一亮。
    原来如此……
    嗯,找办法安排上。

恋上你看书网(m.ddsday.com)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m.ddsday.com

恋上你看书网(恋上你看书网)的最新网址: http://www.ddsday.com/ 域名非常好记。第一时间阅读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的最新章节
您可以在阅读中使用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按“回车键[←Enter]”直接返回章节目录.返回顶部

喜欢看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也喜欢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