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八章 白衣玉帝对准提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 进入下一章。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由恋上你看书网(m.ddsday.com)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且说准提圣人现身西天门之外,天庭各处热闹纷呈。
霞光满天仙鹤飞,凌霄瑶池齐震动。
天兵天将忙列阵,各路仙神整冠容。
白衣玉帝紧紧皱眉,下方木公慌了心神,几位正神各自出声,却不知这西方教圣人前来,是要兴师问罪,还是有其他算计。
玉帝来回踱步,心神不定,扭头喊一声:
“快去请长庚爱卿!”
木公领命而去,匆匆赶往水神府中。
但此时……
“呼——”
小琼峰丹房前,摇椅上。
李长寿面容黑如锅底、长发末端满是焦黑,身上的道袍已被毁的不成样子,张嘴吐出一口黑烟。
想要一杯酒,再点上一支烟,叹一声仙生寂寥,年轻不懂何为天。
仙识探查中,万林筠长老已顺利迈入了金仙境,此时正在原地疗伤、感悟,收获应该蛮大的。
万长老服用了一颗九转金丹,渡劫的过程有惊无险。
毕竟险都被李长寿吸过来了。
——这颗九转金丹是李长寿在兜率宫中此前求得的,并非自己跟师妹之前用过的。
如此看来,灵娥、有琴玄雅、酒玖她们几个度金仙劫时,自己铁定要出手相助,也就铁定会被天道老爷‘鞭策’。
未来可疼。
但这、这玩意的原理是什么?
他不合理啊根本就!
莫非,这就是道祖老爷并未被天道同化,且能反过来影响天道的最佳证明?!
玩笑归玩笑,这方面还是要提前做些准备,尤其是灵娥要渡劫时,自己八成是要被‘死去活来’了。
八九玄功的进度该加快了。
这次被天罚硬劈,李长寿能明显感觉到,仅仅是刚有火候的八九玄功,就已发挥出了不错的‘抗雷性’。
若是八九玄功大成,也可做个底牌;
假若自己能参透八九玄功最后一层,达到九九归元之境,那就可以做个……核心点的底牌了。
据传,巫族战法得自盘古大神血脉所留记忆;李长寿接触后土娘娘所整理的这般玄功后,却是完全信了这般传言。
真的很玄。
算算时日,自己也该去接七情转世身归于天庭了,天庭下三重天也有天人之国,够她们玩闹。
择日不如撞日,不如现在……
‘水神!长庚!哎呀呀!可了不得了!’
心底突然泛起一声声呼喊,虽有些模糊,却能分辨出是木公的嗓音。
李长寿赶紧将心神归于天庭水神府中的纸道人,提起拂尘、整理衣冠,匆匆出了书房。
东木公正在门外急得打转儿,李长寿忙问发生何事,木公跺跺脚,喊道:
“西方教二圣人来了,此时怕已进了西天门,朝凌霄宝殿去了!”
李长寿闻言……顿时卸了口心气儿。
就这?
片刻前,他还跟天道老爷进行了一场热烈、亲切的交流,冷冷的天罚往脸上直愣愣地拍。
现在不过是西方教二圣人找上门来,且大概率是亲自来对玉帝施压,让天庭取消对虚菩提的通缉……
情理之中,意料之内。
别的圣人拉不下面皮来天庭直接找玉帝交涉,但李长寿早就料定,紫霄宫商议封神大劫之前,西方教小圣人必然会来天庭一趟。
给玉帝陛下灌迷糊汤。
“走,”李长寿道,“咱们且去凌霄殿,木公莫要着急,要拿出身为天庭大员的从容淡定,咱们也是陛下的脸面。”
木公忙称善,与李长寿急急赶去凌霄殿。
而他们两人刚驾云离开,书房中又走出一名青年道者。
自然还是李长寿的纸道人。
看了眼占着灵珠子房间,此时正在闭关修行的金翅大鹏鸟,李长寿略微思索,还是打消了带上金翅大鹏鸟的念头。
第六圣人可以不要面皮,但旁人却不能主动去落。
当下,李长寿一人兵分两路,水神皮纸道人赶去凌霄殿,这青年道者模样的纸道人,却赶去找玉帝陛下的化身秦天柱。
两边几乎同时到达。
玉帝先是看着凌霄殿门的李长寿,玉帝化身秦天柱也看向李长寿另一具纸道人……
有点乱。
“小神拜见陛下!”
李长寿先在凌霄宝殿中喊了声,又在秦天柱面前传声道:“陛下,快随我去瑶池中,暗中请王母娘娘遮掩咱们这两具化身的行踪。
当着圣人的面不便传声,小神在这里为陛下出谋划策,怎得也不能让那西方教讨去便宜!”
“还是爱卿考虑周全!”
秦天柱顿时竖了个大拇指,与李长寿驾云匆匆赶去瑶池边缘。
这两具化身尚未到瑶池,凌霄殿处已是金光大作,那三丈高的‘神像’已是到了凌霄殿前。
殿内,李长寿看向高台上的玉帝陛下,后者眨了下眼,按李长寿在另一头传声所说,故作热情地从玉案后转了出来。
较量,已经开始。
殿外的圣人神像故意放满了进门的速度;
玉帝陛下看似快步向下,实则一个个阶梯踩实了,才会迈下一步。
而殿内众多仙神,早已得了木公传声,此时只是转过身来做道揖相迎,并未挪位置。
这里面的算计看似微小,实则意义斐然。
玉帝多向外迎出一丈,就是多给准提一份颜面;而今日的玉帝,绝不愿给准提与太上老君同等的‘敬重’。
老君是老子化身,从上古坐镇天庭至今;
准提是西方教二圣人,斗法是不是老君的对手或未可知,但对天庭非但毫无贡献,还总是添乱。
于是,玉帝在玉阶倒数第二层站稳身形,对准提的神像露出温和的笑容,左手背负于身后,右手摆置于小腹前,道一声:
“师兄来天庭,为何不提前派人知会一声,吾也好提前做些准备。”
准提化作的三丈高神像此时面无表情,声音自神像之中传出:
“何敢当玉帝陛下这声师兄?贫道的西方教,于天庭眼中早已不值一提罢。”
凌霄殿内,众仙神噤声。
谁都没料到,准提圣人竟是寒暄都无,直接发难。
不少仙神忍不住用仙识探查木公身侧的李长寿,但李长寿此时闭着双眼,气定神闲,道揖都只是浅浅。
沉静持续了少顷,玉帝目中精光闪烁,笑道:
“准提教主既不想认紫霄宫中学道的跟脚,那吾自此就不提此事罢!”
准提化作的神像脸一黑,目光看向站在那的李长寿。
这句话,明显有水神的风格,短短二十八个字,直接上纲上线到了【西方教叛道门】的程度。
便是圣人,也不得不正视。
不少仙神都是暗自惊叹……
玉帝陛下正面刚圣人了!
当真是活久见之局!
准提神像再次开口:“玉帝陛下误会了,贫道并非此意,只不过是玉帝陛下最器重的水神,竟直接对我西方弟子下了通缉之令。
此事,玉帝陛下可知?”
玉帝轻轻颔首,笑道:“准提教主原来是为此事而来。
不知准提教主可否显露真容……吾没有其他意思,只是如今大劫降临,劫运蒙蔽天机,吾也担心会有人胆大包天,冒充圣人之姿。”
准提神像沉默一阵,而后金光闪烁、收敛,神像化作准提的模样,此时依然是盘坐在一朵祥云之上。
圣人显露真容,凌霄殿中出现了各类祥瑞。
修为稍低的仙人,此时只因多看了两眼圣人真容,心底就泛起了强烈的跪拜冲动。
正此时,站在玉阶上的白衣玉帝轻笑了声,自身散发出天帝威严。
那些被圣人威严所慑的仙神,心底泛起阵阵龙吟虎啸之声,顷刻清醒了过来。
玉帝笑道:“圣人既来,不可失礼。
来人,搬来座椅,请准提教主入座。”
玉帝话音刚落,东木公立刻要向前答应,但李长寿抢先一步,到了东木公身前,低头道:
“小神领命!”
东木公赶紧刹车,老实的眼底满是不解。
这种搬椅子凳子的活都被水神做了,他木公在天庭之中……真就只能做做宝库清点的事了?
但很快,东木公就发现,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李长寿先是命人搬来两张椅子,又亲手安放;一只放在玉阶正前,一只放在玉阶侧旁,后者略微靠前。
玉帝陛下淡定地站到正中的座椅前,笑着邀请准提圣人入座。
这般布置虽简单,却也颇为巧妙,既体现了天庭对‘圣人群体’的敬重,又表达了玉帝对准提圣人的‘无感’。
对比之前蟠桃宴上,太上老君骑青牛而来,青牛被李长寿拴在……咳,这种细节并不重要。
当时太上老君的座位,在玉帝和王母宝座侧旁靠后,隐隐居于玉帝王母之上。
那才是真的尊敬。
准提圣人面色如常,散去祥云、双脚悬浮在三寸高处,凭空迈步,走到了玉帝身侧,坐在了客座之位。
单单只是这位圣人刚才走的那几步,就蕴含了大道至理。
到此时,东木公方才想明白。
今天搬椅子这活,确实不是他能做的。
玉帝又道:“长庚啊,让人搬来蒲团矮桌,请众卿家各自入座。
准提教主的威压太强,咱们天庭仙神修为不高,难以抵挡,莫要出了丑。”
“是,”李长寿又答应一声,当下命天兵天将入内,搬来一只只蒲团、矮桌,让殿内文臣武将一同入座。
前后这般一折腾,不少仙神渐渐觉得,这圣人老爷……也并非混沌巨兽,没那么可怕。
在众仙神看来,一直以能说会道著称的水神大人,此刻正静默不言,而玉帝陛下却开始侃侃而谈。
而实际上,瑶池某个隐蔽的宫殿角落,王母娘娘道韵遮掩之下,秦天柱和李长寿盘腿坐在墙角,当面传声、迅速交流。
不让西方教占便宜,是他们坚持的努力方向;
让准提圣人的百般算计落空,是他们不懈的奋斗目标!
凌霄殿内,白衣玉帝正道:
“准提教主刚才,似乎说起了贵教的弟子虚菩提,准提教主可否言说详细经过?
此事是长庚爱卿先下的令,吾也是昨日刚刚知晓。”
准提道:“天庭水神竟有这般权柄,不必玉帝陛下知晓,就对大教弟子定罪。
玉帝陛下执掌三界,似有所失。”
“准提教主有所不知,”玉帝不慌不忙,淡定地笑道,“吾早已赋予长庚爱卿先斩后奏之权,此为天命所许,得天道认可,有凌霄殿之备录。
准提教主开口便指责吾执掌三界似有所失,怕是有干涉天庭内事之嫌。”
准提又道:“贫道为圣人,莫非不可过问天庭之事?”
玉帝却是丝毫不怒,收敛笑意,正色道:
“天庭秉道祖旨意,奉天道而尊六圣。
但天庭之事,关系三界稳定,关系天道运转,准提教主虽贵为圣人,却也不可直接插手干预天庭事务。
这规矩,道祖曾在天庭初立时就已定下,准提教主莫非忘了?
若失公允,天庭何以在今后管理三界。”
准提圣人身周威压更浓了些:“玉帝陛下所说公允二字,便是指,天庭水神可无端对我教弟子降下大劫劫运,可无端下令追杀我教弟子?”
“那虚菩提做了何事,准提教主当比吾更清楚才对,何来无端一说?。”
玉帝看向李长寿,温声道:“长庚爱卿,你且将这虚菩提之罪详细说来。
我们不能冤枉一个好灵,也不可放过一个罪灵,若真有误,知错就改,这才是天庭。”
李长寿起身称是,对准提圣人做了个道揖,面对着众仙神,说起了当日仙盟大会的情形。
顺带着模仿了一次虚菩提指点江山时的画面,语气神态可谓惟妙惟肖。
待李长寿陈述了一次虚菩提所言,殿内不少仙神面露怒色,但此刻并不敢胡乱说话……
李长寿转过身来,对玉帝道:
“陛下,小神刚刚之言句句属实,有天道可作证。
这虚菩提,满口利欲二字,意图煽动各方仙士违抗天命、与天庭为敌,更是信口雌黄、胡言乱语、颠倒是非、混淆黑白!
他公然宣称,天庭只图人族气运,要将无数仙士打杀,更是对自身搭建香火神国、残害众生之举,毫无悔过之心!
小神忍耐许久,并未直接打杀了他化身,而是念在他是西方教圣人弟子的份上,让他将话语说完,之后才一一驳斥。
小神当着数万仙士的面,将他驳的哑口无言,这才为他定下不容赦之罪!
其实陛下,小神为他量罪时,尚且留了余地,知他是西方教圣人弟子,故,并未连诛连除。
不曾想这虚菩提回灵山后,竟还敢搬弄是非,蛊惑准提教主……准提教主,您何不将那虚菩提直接带来,大义灭亲?
此举非但能让西方教得天庭厚赏,更可为西方教,再增添一份气运啊!”
言罢,李长寿对玉帝做了个道揖,淡定地坐回木公身侧。
准提却道:“长庚师侄行事素来以严谨著称,今日为何犯下这般糊涂之事。
那日现身的化身,你可验明其正身,如何知他便是虚菩提?
虚菩提这些年来,一直在灵山闭关修行,对你所说之事,他一概不知,却平白背上了这般污名骂名。”
玉帝此前刚要绽放的笑容顿时凝了回去,有些错愕地看了眼李长寿,但迅速转换表情。
李长寿却微微一笑,轻轻吸了口气。
真上钩了……
这,圣人也不是不能忽悠嘛。
片刻前,李长寿跟玉帝合计了一点小算计,让玉帝主动开口,用【验明正身】的理由,逼准提圣人从神像中走出来,提前埋下一个【暗示】。
而后提及虚菩提之事,李长寿答的尽量圆满完整,堵死一条条路径……
没想到,准提圣人还真就上钩,用【验明正身】这个要素,组织了一波看似无解的反攻。
圣人掉进了自己预设的剧本?
既然如此,那李长寿可就不客气,反将西方教一军……
正此时!
‘师兄,师兄你怎么了师兄!
不要吓我!我还没能给你老李家留个一儿半女呀!’
心底突然泛起少许吵闹声。
李长寿自是知道,这是从丹鼎峰回返的灵娥到了丹房前。
——虽此时用纸道人面对圣人之威,且有诸多重宝守护本体,但李长寿怎么可能,不留些许心神在本体。
此时,李长寿在凌霄殿中轻轻叹了口气,故意拖延了点时间。
本体在小琼峰摇椅上睁开双眼,抬手在假哭的灵娥额头敲了下,呵斥道:“莫喊,为兄没事,正忙着跟人吵架。”
灵娥顿时喜滋滋地笑着,舌尖舔过晶润的唇间,小声问:“跟谁吵架呀?”
某圣人。
当然,这话是不能说的,需稳几手。
“一个……挺棘手的老大爷。”..

恋上你看书网(m.ddsday.com)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m.ddsday.com

恋上你看书网(恋上你看书网)的最新网址: http://www.ddsday.com/ 域名非常好记。第一时间阅读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的最新章节
您可以在阅读中使用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按“回车键[←Enter]”直接返回章节目录.返回顶部

喜欢看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也喜欢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