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八章 初会圣人,寿算金蝉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 进入下一章。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由恋上你看书网(m.ddsday.com)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安水城,后堂。
一张水火太极凭空出现,承载水火之力缓缓旋转。
大法师从中跳出,面色有些冷峻。
待水火太极消散,大法师袖口轻轻飘舞,一撮灰烬飘了出来,伴着点点荧光,化作了李长寿的身形。
他依然是那般老神仙的模样,胸口还有一座宝塔的虚影。
大法师吐了口气,径直坐回圈椅上,先是沉默了一阵,而后便叹道:
“这位师叔,有些太……”
李长寿在旁端着拂尘,低声道:“大法师,毕竟这是圣人老爷……”
“嗯,我自知晓,”大法师缓缓点头,言道,“当时就该听你的,当着这位师叔的面,将那金蝉的蝉蜕斩了。
本是觉得,此事不好牵扯起西方与道门的冲突。
但此时看来,对西方也不必讲什么面皮。
他们本就不在意面皮二字。”
有一说一,大法师发起火来,都是如此儒雅随和。
李长寿在旁也不知该如何劝。
那位圣人老爷,实在是……
一言难尽。
片刻前,大灵爆遗迹处。
那位面容模糊、身形被霞光遮掩的西方教二教主准提道人登场,言说这金蝉与西方有缘,让二人收手。
当时,李长寿暗中给大法师补刀的建议,大法师却明显犹豫了一下,以至于错失了良机。
这并非是大法师不敢硬怼圣人,如有必要,估计大法师该怼还是会怼。
但今日之事,已是李长寿对金蝉子的反击,这般有因有果、有理有据。
若大法师强行出手杀了金蝉子,就会直接暴露,人教要毁他们西方大兴之气运,从而给人教增加不必要的因果……
这点其实也没什么。
人教总共两个半,大不了就是太清老子出手,跟西方教两位圣人做过一场。
怕是不可能怕的,估计还能把西方打怕……
可如此一来,事情就会一发而不可收拾,洪荒天地少不了一场动荡,道门气运受影响,大法师必然会被太清圣人拉回太清观,禁足几个元会……
那就万分不美了。
更重要的还是,大法师看到了李长寿今日的表现,发现这个金蝉子……
今后对人教很难构成什么威胁。
等金蝉子再次成长起来,李长寿也不会原地踏步,到时再对付这家伙,应该也只是稍微动动脑子、活动下指节的事。
故,大法师当时决定,不去强杀金蝉子,只是尝试了断这段因果。
大法师说的是:
“准提师叔,此鸿蒙凶兽欲害我人教弟子,合该被我人教弟子斩灭。”
云上的老道淡然道:“怎么,贫道之薄面,尚不足吗?”
大法师笑容渐渐收敛,抬头注视着云端霞光处,身形依然挺拔。
空中云若山岳,下方人如大泽!
大法师道:“师叔若如此说,弟子不敢多言,只是师叔,今日之因果当如何了结?”
那老道言道:“既我来者,因果可灭。”
“倘若金蝉再对我人教中人出手,又当如何?”
“缘起缘落,自有缘法,”老道悠然道,“既有前因,自生后果。”
玄都大法师双目略微眯了起来。
而躲在大法师袖子中的李长寿,此时却是感慨不已。
这就是圣人吗?
骚话随口就来,完全不在意有什么实际意义,纯粹就是摆明了告诉你——
【今天这金蝉我准提护定了,你爱咋咋地!】
这还是大法师出面,若是换成他李长寿,估计都没开口的机会,准提道人就会送他一记七宝妙树。
至此时,大法师也只能退却,继续说下去,准提道人估计还会用一些‘假大空’的话语随意打发。
李长寿此时蹭着大法师的胳膊,传声道了句:
“大法师,弟子斗胆。
您可以点一句,不知西方要用金蝉做何?这般鸿蒙凶兽,便是洗清了业障,也不应入圣人法眼才是。”
——既无法斩杀金蝉子,那就坏金蝉子成为圣人弟子的机缘,将今后的麻烦程度降到最低。
大法师眼前一亮,依言而行。
果然,准提圣人改变了应对策略……
就听这老道言道:“此金蝉早前曾袭我师兄金身,故欠下我西方因果,今后当有一场缘法于他,让他为我西方大兴献出法身。
今日贫道已亲来此地,莫非师侄觉得,贫道德面皮还不够?”
大法师笑道:“师叔您言重了,您既然开了金口,弟子今日、自不会为难这只金蝉。
只不过,这金蝉乃鸿蒙凶兽,恶果累累,师叔贵为圣人,竟亲自现身将他带走,怕会有损西方声名。”
准提许久未言,而后便道:“这金蝉凶性难寻,贫道将他带回灵山,自是要入功德宝池中镇压,再度其神魂。
师侄多虑,离开吧。”
得了此言,玄都大法师拱拱手,也并未再多什么,转身迈步,身形消失于天地间,回了海神庙后堂。
这,就是圣人。
可以不必讲什么道理,金口一开,便是大法师也只能暂时退避,回家暗戳戳的生气。
海神庙中,李长寿胸口,那天地玄黄玲珑塔缓缓浮出,对着大法师和李长寿传递灵念。
这般灵念在大法师心底化作哪般嗓音、口吻,李长寿自是不知。
但在李长寿心底,响起的是:
“干他啊!大徒弟你怕啥?准提就是一水货,真动手他不一定是你对手!
他那七宝妙树还能刷得动咱不成?上古时就试过了,那树根本不行,就是欺负欺负一些没有重宝的准圣人和小先天灵宝。
你把图老大他们喊过来,正面刚他,没问题,绝对输不了!”
大法师沉吟少许,言道:
“我道可随心所欲,却不可逾矩。
若我对准提圣人出手,其实也是扫了老师的面皮,且圣人神通莫测,与天道交融,与天地联通,绝非重宝多就可战而胜。”
小塔颤了颤,顿时收敛霞光,似是在生闷气。
李长寿在旁忙道:
“大法师,是弟子思虑不周,只考虑他如何金蝉脱壳,并未考虑到他保命神通会是这般。
若当时能将部分纸道人藏在侧旁,在灵爆末端再续上一次就无后事了。”
“此事非你之过,”大法师温声道,“你已做的十分出色,若是让我有你这般修为去行如此之事,必然做不到如此干净利落。
不过,经此事,长寿你也可安心,西方之人必不敢再对你直接出手。”
言说中,大法师在袖中取出一张玉符,将玉符轻轻一推,递给了李长寿。
“今日见你以水遁之法,竟几乎能甩开那只金蝉,方知长寿你天赋最高的地方,就在这遁之一道上。
此物拿去吧,本想着让你安心修行,勿要多分心在这些术法神通上。”
李长寿双手将玉符捧过,小心翼翼朝其中一看……
激动的心,颤抖的手!
从今往后,哪门遁术咱没有!
乾坤遁术!
这遁术名字很简单,就是《乾坤遁》;
但根据‘字越少事越大’的定理,这普普通通的三个字眼,绝对了不得!
“谢大法师赐法。”
李长寿将玉符收起,自然不能立刻参悟。
大法师笑道:“今日你也算见到了圣人,可有什么感悟?”
李长寿正色道:“弟子其实没什么想法,也没能看到圣人模样,略有些遗憾……
大法师,此事弟子觉得,还可继续操作,不应就此算了。”
“你想如何做?尽管说来。”
“弟子想借龙族之力,散一些消息出去。”
李长寿沉吟几声,仔细思虑,缓声道:
“比如……
远古有凶兽名六翅金蝉,生性凶残、残杀无算,其神通广大,有极速、擅乾坤术法。
若能捕到此凶兽,不可直接打杀,其蝉蜕可用以炼制灵丹,服此灵丹者,未长生者可长生,金仙可圆满自身道境。
借此给那西方施压,让金蝉无翻身之日。”
玄都大法师眼前一亮,随后便满是赞叹地看着李长寿。
那正在生闷气的天地玲珑玄黄塔也轻轻震颤,霞光再现,玄黄气息不断落下,两缕灵念传入李长寿与大法师心底……
“这是从那旮沓捡来的宝?
这心黑的,都快赶上咱老爷了!”
李长寿和大法师不由面面相觑,完全不敢接话。
当真,有被吓到。
……
玄黄塔离开时,有些恋恋不舍,口中骂骂咧咧。
它当真就想赖在李长寿这,护着李长寿到处闯荡、四海瞎浪。
李长寿虽然很想点头答应,但称了称自己的胆,只能再三感激,谢玄黄塔前辈护命之恩……
虽然此前的斗法中,玄黄塔并未发挥半分威能,但这是一份保障、一份安心,是李长寿梦寐以求的安全感!
而且,大法师不在身旁,李长寿本体也只会在山中修行,本身也没什么乐子,玄黄塔估计很快就会腻了。
大法师将李长寿送回度仙门,李长寿则是目送大法师回了天庭兜率宫。
地下密室中,李长寿将自己所做的计划推开,开始重新思量。
‘弹弓’的脸皮之厚、行事风格,与李长寿此前所料想的那般,有些微不同。
这脸皮是真的厚……
不愧是能说出‘洪荒与我西方有缘’的存在。
这般圣人,若直接出手,捏死自己一个人教小弟子,李长寿不会有半点意外。
尤其是,今日自己在准提圣人面前打过了照面,今后怕是要更小心一些。
嗯,坚持稳在山中十万年不动摇!
李长寿检查了下身上的防推演小玩意,仔细感受着玄黄塔所留的道韵,而后细细体会,又察觉到了一缕隐晦的、与玄黄塔有些相近的道韵。
那,就是为自己遮掩跟脚、截断推算的人教教运重宝,太极图的少许威能!
李长寿轻笑了声。
玄黄塔这般灵宝,竟会是如此性情,当真不知太极图、风火蒲团等等重宝,又是哪般脾性。
若都是些暴躁老哥,那当真是热闹非凡了。
“圣……”
李长寿轻轻呼了口气,自袖中拿出两枚铜钱,放在了自己面前。
此前在海神庙中,趁着大法师在,李长寿已是暗中尝试用功德蕴养这两枚铜钱,并没有什么异象出现。
此时,这两枚铜钱上的那层‘包浆’已褪去大半,整体呈现出一种亮金色。
李长寿双手抵在这两枚铜钱上,又在自己体内调出了少许天道功德,注入铜钱之中。
叮~
两枚铜钱轻轻震颤,发出了清脆的颤鸣声,一缕微弱的灵念传递到了李长寿心底……
然而,宝物与宝物之间的差距,就此得到了直观的体现。
像天地玲珑玄黄塔,不仅能跟执掌者主动交流,还能说学逗、咳,还与生灵十分接近,知圣人老爷之命,活跃的像是个百万年都说不出话的话痨。
这两枚李长寿原本期待了许久的铜钱,只能对李长寿表达亲近、喜悦之意,它们拼尽全力,也就在李长寿心底放下了一份感悟。
还是最简单的使用说明书。
李长寿仔细体悟了一番,眉头轻皱。
这宝物,也非自己所想的那般神奇……
它们蕴含的大道,为人之道中的‘买卖易物’。
即【什么宝物都能待价而沽,用此铜钱可将其买回】。
因‘兵事可坏易市’,故落宝铜钱无法对‘兵刃’类法宝发挥作用。
既是买卖,持有落宝铜钱的一方,自然是要付出代价。
铜钱只是一种货币,是被赋予的价值,而赋予它价值的,便是功德之力。
简单而言,若用落宝铜钱去落灵宝,就需耗费自身功德。
所落宝物品阶越高,自身功德就消耗越多,甚至,天道还允许功德为负。
——这也验证了李长寿此前推测,功德与业障可互相抵消,但两者并非简单消除那般简单。
李长寿不由陷入了沉思……
自己的功德还要用来凝聚功德金身,可不能如此浪费。
此时来看,自己拿了落宝铜钱的主要作用,就是帮赵大爷挡了一灾,降低了云霄仙子入劫的因果……
“算了,”李长寿摇摇头,对两枚铜钱温声鼓励了几句,便将它们收入一方锦盒,纳入了底牌库中。
随之,李长寿拿出一张布帛,开始细细谋算金蝉子后续之事。
他要打一场舆论战,让西方圣人不会收金蝉子为徒。
如果金蝉子只是一个取经法宝人,那自己后续操作空间也就更大了些。
今日,其实是西方教输了一阵,准提圣人亲自现身保下金蝉,这就是自落面皮。
只是没想到这位圣人老爷脸皮太厚,对此浑然不觉,也就让大法师和李长寿感觉自己没赚到什么……
用了七十二只灵爆纸道人啊……
库存又紧张了些。
李长寿仙识扫过小琼峰后山,看样子,要去搞一些千年灵树移栽回来了。
“嗯?”
李长寿眨眨眼,也是有些后知后觉。
吃唐僧肉可以长生不老这种谬论,莫非就是……从他这里传出去的?
这种微妙的神话历史参与感……
于是,李长寿更有底气了起来。..

恋上你看书网(m.ddsday.com)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m.ddsday.com

恋上你看书网(恋上你看书网)的最新网址: http://www.ddsday.com/ 域名非常好记。第一时间阅读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的最新章节
您可以在阅读中使用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按“回车键[←Enter]”直接返回章节目录.返回顶部

喜欢看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也喜欢看